人物

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校友风采 >> 正文

凌工路2号 | 最是书香能致远

2019-03-04 校友工作处 点击:[]

哈珀·李在《杀死一只知更鸟》中说“阅读就像一个人的呼吸,即使不喜欢也不能不做。”夏尔·丹齐格在《为什么读书中》写道,“读书为我们还原了生命那些值得崇拜的纷繁驳杂,由它们来对抗死神的傀儡。图书馆是墓地唯一的竞争对手。”        

根据我校图书馆数据显示,2017年我校图书借阅总量超过34万册,在个人借阅量排行中,来自能源与动力学院的大四学生陈建武以一年314本的借阅量高居榜首。

   

1. 读书之缘    

陈建武读书近乎可以用“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来形容。“一目十行”能够通过阅读量的提升练就,但“过目不忘”却是一般人轻易学不来的。他认为这要归功于小时候阅读习惯培养得好,“小学五六年级时,姐姐上初中,我没事就爱翻她的历史书,在看故事的时候锻炼出了很好的记忆力,即便看得很快,也能记住大致的内容。”

对于“314”这个数字,不少人好奇,他哪来这么多时间读书?观察能动学院大学四年的课程表,其实学业一点都不轻松。“除了上课、做实验、跑步,剩余的时间几乎都用在了读书上。”大二那年上课、做实验两头忙的时候,他依旧不忘看书,那一年他读了200余本书。“有些人爱打游戏,而我爱读书,同样都是兴趣,爱就不累,还乐在其间。况且书是越读越多,越读越快,越读越有趣。”正应了那句“人生快事莫如趣”。

然而刚上大学的时候,他也是茫然的。大一上学期结束后,陈建武发现自己几乎什么也没干成——成绩没有特别好,社团活动没参加,书也没怎么读。“没有计划就永远都在瞎忙,那干脆就好好看书吧!”

高中时起,他就特别欣赏新东方教育集团的创始人俞敏洪。“俞敏洪一直都很喜欢读书,他在本科期间坚持读了800本书,我的目标就是向他看齐。

孔子有言“学而不思则惘,思而不学则殆。”思考于读书人的作用不言而喻。“我很喜欢思考,平时走在路上,或者吃饭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去思考,不管是小说还是别的,我都会去想这个人为什么要干这件事?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诸此种种。”读书使他思考,助他思考,在书的陪伴下愈发深邃。

看一个人书读得如何,从来不体现在阅读量的多少,而是看其涵养的塑造。“读书多的有两种人,一种越看越偏执,另一种则越看越包容。而后一种才是真的从书里读出东西来了。读书要读出对世间万物的理解、包容,从而获得思维的广度和深度。”

“一个人书读得多、读得快,不一定马上就能理解、吸收,但是一个人年轻时读的书就像是建立一个知识宝库,等慢慢接触社会以后,遇到的事情就是钥匙,会把宝库里的能量释放出来。”因此,他总是安心地待在自己的时区,看自己的书,积累自己的能量。

2. 读书之趣    

每个人读书都有自己的偏好,陈建武也一样。当被问到最喜欢读哪类书时,他毫不犹豫地答道“武侠!”从高中开始,他就经常读金庸先生的作品,醉心于金庸笔下的江湖,琢磨其间的忠孝仁义、爱恨情仇,看人生百态、世事万变……

对陈建武来说,读武侠纯粹是兴趣,他也清楚地知道知识广度的重要性,所以不论什么类别的书,他都会读一读。“譬如爱情,每个人眼里都有自己的爱情。大师级作家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里从人性的角度描写爱情;当代作家琼瑶用浪漫的文笔描写年轻人的爱情。”但他最欣赏的,还是金庸在《神雕侠侣》中描写的至情至性的爱情,李莫愁的求而不得,为爱情走火入魔,在情花中自焚而死,高歌“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都带给陈建武关于爱情的更多思考。

书只读一类不行,书只读一遍也不可。因为在不同的时期,随着周围环境和个人经历的变化,所理解的内容也常常发生改变。国学大师钱穆在教导青年李敖的时候即有“与其十本书读一遍,不如一本书读十遍”一言。“《红楼梦》我读了七八遍,因为它的广涵性很大,把中国的社会、历史等等所有的东西都融合其中,越看越好看,每次读都有新的理解。”

林语堂先生说,“人生必有痴,必有偏好癖嗜。没有癖嗜的人,大半靠不住,而且就变为索然无味不知趣的一个人了。”读书无疑是陈建武最大的嗜好,正在准备考研的陈建武告诉我们,考研唯一的坏处就是因为时间的问题,而令他不敢再恣意看书了。

3. 大工读书谈    

去年国庆长假后,由于即将进入为期一年有余的修缮改造阶段,伯川图书馆发布了通知:每人最多可在伯川图书馆借书80册,全部书籍在2019年5月前归还即可。一时间,大工校园里掀起了一股“搬书”热潮,山呼海啸般的人群出现在伯川图书馆的各个角落。有的人下课后连饭都顾不上去吃,便来寻书。有的人为求方便,直接拖来行李箱装书。无需工人搬运,伯川图书馆早已被爱书之人搬空。

“当时我没有多借,只借了50来本。我记得是在第八周的时候借的书,到第十五周就已经读完了,然而图书馆已经关门了。”值得一提的是,这50本书大多都是英文原著。

2017年我国成年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6本,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3.12本,只有一成以上的成年人全年纸质图书阅读量在十本以上,且深度图书阅读行为的占比偏低,超过半数倾向于数字化阅读方式。而大工的人均借书量也只有7本。“一年7本的阅读量对于一个高等院校的学生来说实在是太少了!大工的学生已经是佼佼者了,人均阅读量还是少得可怜。985高校的学生尚且如此,其他学校更不用说。要想真正建设文化强国,必须养成以色列人一样的读书的习惯(人均年阅读量64本),否则何谈文化复兴?”

陈建武欣赏俞敏洪,不仅因为他爱读书,还因为他把读书融入到企业精神中去,带动了整个企业的读书氛围,“这点很了不起。”陈建武也向他学习,积极带动身边的人加入读书的队伍。他同室友们谈论各种类型的书籍,分享其间的精华,慢慢地带他们泡图书馆。在他的影响下,曾经整日打游戏的室友,一年最低借阅量也达到了30本。

繁忙的考研生活之余,陈建武也不忘读书,尽管对考试没有直接用处,但于他而言读书是最大的消遣。在陈建武心里,爱就是爱,读书的最高境界不正是不为读书而读书,读“无用”之书吗?

 

如果您有感兴趣的大工特色风土人情,《校友通讯》编辑部真诚希望您告诉我们,深入探寻专属大工人的独特经历与感悟。线索一经采用,我们将为您送上精美礼品一份和2019年全年的《校友通讯》杂志。

   

征集方式:  

1.评论区/后台留言;

2.欢迎随时电话联系(0411-84706759);

3.写封邮件,悄悄告诉小编。(zhanglu@dlut.edu.cn)。

   

内容来源:《校友通讯》2018秋季刊

编辑排版:高馗哲  

责任编辑:范芸芃、俞洲  

   

上一条:李一勇:他用技术创新为世纪工程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下一条:面孔丨陈红艺:以客户为核心提升房地产资产运营能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