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校友风采 >> 正文

面孔丨王震宇:大工走出的金融工匠

2019-04-11  点击:[]

一串爽朗的大笑是他标志性的“语言”,从容中透着率真。回忆起40年间的点点滴滴,仿佛翻开了珍藏多年的旧影集,从中国到美国。

起始于兴趣,受益于良师

中学时代的王震宇是个兴趣广泛的学生,不仅学习成绩不错,还是文艺宣传队员。

在那个沧海横流的年代,上山下乡是每个知识青年的青春。毕业下乡后被派到小学教音乐、历史和俄语课。由于担心在小学教书可能误了“抽工回城”,王震宇来到一个种植黄烟的生产队。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影影绰绰地翻看自己从城里带来的书,“那个时候没什么娱乐方式,读书完全是出于消遣,我带了些数学、物理和科学方面的书,因为比较喜欢。”

后来传来了恢复高考的好消息,下乡期间不断读书对准备高考颇有帮助。回忆起那段改变命运的时光,王震宇说“当时书店买不到数学和科学方面的书,中学的金韵华老师慷慨地把家里的藏书借给我,看完一本我就再借一本。”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在金老师的帮助下,王震宇将一只脚迈向了大连工学院的大门。来到大工,是一番更广阔的天地。活跃的学术氛围,扎实的学风,和探不尽的数学奥秘,一切都令王震宇深深着迷。

大工数学系几位优秀老师,帮助王震宇敲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一天,正在学习微积分的王震宇发现有个定理或许可以更完善,他旷了两周课来完善它,完成了十几页的证明。当他兴奋地拿给老师看时,被告知数学家早已用测度理论得到了这个更完善的定理。但数学系的刘希申老师还是鼓励他“这正是真正的数学探索。”

尽管做了一份“无用功”,但被数学深深吸引的王震宇,已经在无意间开始追寻学术研究的真谛。毕业后,王震宇幸运地被分配到我校数学研究所工作,并且在张洪庆老师的指导下取得了数学硕士学位。在此期间,他的第一篇数学论文发表于中国科学院的《科学通报》。

历史的车轮催人向前,催人改变。改革开放使中国大地焕然一新,新的思想、新的文化、新的经济观念一涌而入。此时,开放求变的社会环境让正在大工研究数学的王震宇对经济学产生了兴趣,他开始注意到一些介绍数学在经济学领域中如何应用的文章。

“还记得我当时在美国的《数学月刊》中读到一篇文章,讲述数学如何帮助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们研究他们的课题,这激发了我对经济学的兴趣。”

为了更多地接触、了解经济学相关问题,王震宇打算转到管理学院去教课。

虽然数学系很难割爱,但时任数学研究所所长的徐利治老师十分开明地支持王震宇的愿望,徐老师说,“年轻人树立一个理想不容易,我们应该支持。”王震宇转系的打算也受到当时管理学院院长朱舜卿老师的欢迎。在管理学院执教两年后,王震宇跨越太平洋,成为了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经济学专业的一名博士研究生。

大工的学习与工作经历培养了王震宇扎实的科研能力,这对学习经济大有帮助。研究的内容越是深入、课程要求越是严格,王震宇越是能体会到在母校受的教育与磨炼多么有帮助。博士期间常要用到数学模型做量化分析,他的一些工作曾得到教授们的赞许,王震宇对此谦虚地开玩笑道:

“那些问题就像是刚好‘撞到我枪口上’的老虎。”

明尼苏达大学经济系集结着一批世界一流的经济学家,这让王震宇受益匪浅。三位教过王震宇一年级课程的老师,在后来的二十年里相继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面对九十年代逐渐膨胀的金融市场,王震宇选择与著名的加哥南森教授学习做金融研究,并且获得了美国声望很高的Alfred P. Sloan博士论文奖学金。

毕业前一年,王震宇的研究获得西部金融学会“美国个人投资者协会”最佳论文奖,还未毕业的他已经开始在美国金融学术崭露头角。他的毕业论文后来发表于美国的《金融期刊》,成为许多大学金融博士生必读的文章。

藤校学者,金融工匠

1995年,博士毕业的王震宇受聘于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金融经济系做助理教授,并于三年后提升为副教授。在哥大的九年里,王震宇为工商管理硕士班、工商管理高级经理班和金融经济学博士班教授过多门课程。他在哥大所做的研究也相继发表于国际金融界的一流学术刊物——《金融期刊》、《金融研究评论》和《金融经济学期刊》。

在哥大时,王震宇就开始研究美国中央银行操作方面的相关问题,

“当时我就觉得研究美联储很有趣,等到了美联储工作,刚好碰上金融危机,它的运行就变得更有研究价值了。”

2005年,王震宇加入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从此之后的七年里,王震宇一直在幕后为金融与银行业的稳定默默地做着贡献。

众所周知,2007年夏天,美国的金融市场开始紧张,到了2008年3月,金融危机逐步加深。

美国第五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在次级房贷风暴中严重亏损,濒临破产。此时,保障美国金融市场的有序运行是美联储的重要任务,与其放任破产,不如安排并购。于是美联储决定紧急出手,通过摩根大通公司向贝尔斯登提供应急资金,以缓解该公司的流动资金短缺危机,但贝尔斯登的资产定价却是摆在眼前的技术性难题。

时任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副总经理的王震宇,连续几天工作到凌晨三点,与他的同事们一起对贝尔斯登的全部资产进行估价。根据估价,美联储紧急注资300亿美元以帮助摩根大通并购贝尔斯登,使其免于破产。这在一定程度上暂时缓解了当时危机中的美国金融市场。

尽管各国中央银行都在不断努力,2008年的秋天,金融海啸还是进一步席卷全球,几个金融巨头濒临倒闭。“雷曼兄弟”9月15日宣告破产,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IG)也处于风雨飘摇的危境。

美国CNN的评论员在节目中提到,“雷曼兄弟破产是华尔街的危机,而如果AIG破产则是大街小巷的危机”。

面对AIG对整个市场与经济的威胁,美联储决定再次出手,收购79.9%的AIG股权,以此为其提供850亿美元的两年期紧急贷款,避免了AIG的倒闭命运。

在此过程中,王震宇多次受命帮助解决一些技术问题。当时的AIG,由于“证劵转借业务”和“信用互换业务”的亏损,导致850亿美元如同投进下水道一般有去无还,美联储不得不关掉这两项业务,并将其资产接管。

美联储将AIG这两项业务的资产管理工作交给了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但王震宇却在贝莱德集团为美联储提交的管理费用方案中看出了端倪,他发现这是一份有风险的问题方案,一旦未来金融市场发生意外变化,美联储将可能为此缴付大量费用,于是王震宇设计了另外一套方案。除了控制风险以外,王震宇的方案也为美联储省下至少几千万美元。

为了挽救危机中的银行,美国国会和布什总统于2008年10月批准了7000亿美元的困难资产恢复资金(TARP)。随后财政部长保尔森及其续任盖特纳相继决定,由政府将部分TARP用于购买银行的可转换优先股和股权。此项计划涉及复杂的金融定价与设计问题。

王震宇指出,财政部和美联储提出的定价方案有可能导致政府与纳税人损失过大,2009年2月,财政部参照王震宇重新设计的数学模型公布了定价方案,这大大缩小了政府与纳税人的风险,同时兼顾了银行所需的救济。为了更好地总结经验,王震宇将他的TARP定价模型以论文的形式发表于美国顶级期刊《管理科学》。

金融危机暴露了金融与银行法规的严重缺陷。

2010年,美国及世界各国的监管机构和专家们开始忙于制定新的金融与银行法规。美国开始起草上千条的《多德–弗兰克法案》,世界各国代表也开始在国际清算银行谈判新的《巴塞尔协议》。一些著名经济学家和银行家们提出,《多德–弗兰克法案》和《巴塞尔协议》应当允许银行以或有资本代替普通股来满足基本资本要求。

但王震宇在2010的一篇论文中分析并指出,或有资本的设计与定价忽略了一个严重问题,有些经济学家提出的新设计甚至可能引起市场混乱。该文章饱受争议,几位美国经济学家甚至专门设计实验来验证王震宇文中所述的理论。

这篇文章也引起各国监管机构和中央银行的重视,《巴塞尔协议》委员会开会讨论了该论文,并于2011年决定在新的《巴塞尔协议》的基本资本要求里不使用或有资本,各国只能将其用于制定额外资本要求。包括美联储和财政部在内的美国监管机构2012年就《多德–弗兰克法案》中关于或有资本的第115条向国会报告,决定美国银行法规中不使用或有资本。王震宇的这篇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论文后来刊载于美国《金融期刊》上。

金融危机过后,王震宇发现自己不得不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忙于行政工作,技术性工作锐减,他觉得这不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工作。

站在华尔街的十字路口,王震宇告诉自己,离开的时候到了。

他希望回到大学,将实际工作中的体会融入新的学术研究与教学中。

铅华洗尽,回归校园

2018年春天,印第安纳大学校园里郁金香含羞待放,枫树与山毛榉也已抽出绿枝,教室内座无虚席,学生们的目光齐聚在讲台上那个手持激光笔、滔滔不绝的亚洲面孔上,那正是王震宇老师!

在印第安纳大学,王震宇每年都讲授“金融衍生市场”这门本科课程。

刚刚接手时,像往年一样只有20几个学生选修,然而到了第二年,选修的人数已经满额,学生需要在选课系统中排队才能选到。严格的课堂要求、繁重的课后作业都没有阻挡学生们对这门课的热情。今年冬春季学期里,限定40人的课堂足足吸引了近80个学生,于是学校请他多开设一个班。

更新教科书中落后的内容、把书中难懂的部分变得易懂、指正教科书中的错误、用实际案例做更生动的说明……为了使课堂新鲜有趣,王震宇从不对着教材照本宣科,在美联储的七年工作经历更为他提供了丰富的教学素材。让前来听课的每一位学生都感觉“值得来上课”是王震宇的授课原则,

“如果我的一堂课与学生们自己读教科书所取得的效果没什么两样,那么我的课就没有价值。”

上个学期课程结束后,王震宇像往常一样为大家解答问题,他发现等待的学生中有两位个子高高的美国女学生等了很久,终于轮到她们时,两个人走上前告诉王震宇“我们只想对您说,我们非常欣赏您的课,喜欢您的教学方法,谢谢您!”对于教师王震宇来说,这是最高的褒奖,胜过他曾在印第安纳大学获得的任何教学奖。

王震宇既不遗憾昨天,也不忧心明天。“我的每次转型与其说是选择,不如说是‘随波逐流’。”

他先是在上山下乡运动中去农村务农,国家恢复高考时又上了大学,改革开放后来到美国攻读经济学,继而受火热的股票市场吸引而研究金融学,最后无意中被卷入金融危机的暴风骤雨。

也许对他一生经历更恰当的描述应当是“顺势而为”。

如今雨过天晴,他又重新回到了宁静的大学校园。现在令他感到安慰的不是华尔街一路走高的股票市场,也不是讲席教授的身份,唯有关于“传道、授业、解惑”的思考才能带给他最大的快乐。

【校友档案】

王震宇,我77级数学系校友,1995年取得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任印第安纳大学凯莱商学院金融学讲席教授、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特聘教授。曾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任职副总经理,负责金融中介研究部门。在此之前,曾任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学副教授以及得克萨斯奥斯汀大学金融学副教授。1999年,他曾协助美国财政部改革其税收投资项目。他所设计的美联储服务定价方法于2002年被美联储采用。2007-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他直接参与了美联储紧急注资的设计,紧急借贷窗口抵押管理模型的改革,拯救贝尔斯登银行和美国国际集团,以及困难资产恢复资金的定价。金融危机以后,他也直接影响了美国和国际银行资产新法规。

 

如果您身边也有科研方面的学霸校友,《校友通讯》编辑部真诚欢迎您向我们推荐,深入探寻专属大工人的独特经历与感悟。线索一经采用,我们将为您送上精美礼品一份和2019年全年的《校友通讯》杂志。

征集方式:

1.评论区/后台留言;

2.欢迎随时电话联系(0411-84706759);

3.写封邮件,悄悄告诉小编。(zhanglu@dlut.edu.cn)。

 

作    者:张璐

内容来源:《校友通讯》2018秋季